1)第六百五十四章庄子至乐!_山村小仙农
字体:      护眼 关灯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  清晨,陈青牛手捧一卷《庄子·至乐》,端坐在山顶。

  他的周围坐着六千多来听他读书的隐士,这些隐士可谓是鱼龙混杂,有着各种各样的人。

  第一,遭受感情、婚姻等挫折的人,因为失恋、背叛、婚姻失败等原因,心灰意冷,选择到南山后隐居的。

  第二,工作、事业、生意遭受重大失败或挫折,破产、背负巨额债务,一蹶不振,或看透官场和职场,选择来南山后隐居。

  第三,家庭发生重大变故,多位亲人离世,受不了这种打击,看透人生,选择来南山后隐居的。

  第四,音乐家、画家、书法家、作家等遭遇创作瓶颈,或者为了寻找创作灵感,来到南山后隐居,同时进行创作。

  第五,道教、佛教一些隐修或苦修人士,不愿意在大的道观寺庙进行修行,选择来南山后寻一处山洞、亦或搭一座茅屋进行隐修,或苦修的人士。

  第六,对南山后比较向往,没有其他更深层次的原因,仅仅是喜欢南山后这里的气氛,喜欢在南山后隐居的清净生活。

  第七,还有一些有钱或成功人士,纯粹是为了来南山后体验隐居生活,他们在山林里找一处大院子,平时院子都空着,想去的时候过去住一段时间,体验一下隐居生活。

  第八,最后一类算是比较特别的,可能是一些在其他地方犯了事,为了躲避惩罚,而选择来南山后隐居的。

  ……

  陈青牛不管这些隐士是真心过来听自己读书,想有所感悟和明悟,品性高洁的人,还是附庸风雅,过来滥竽充数的人,都一视同仁。

  他手捧书卷,中正平和,朗读《庄子·至乐》。

  天下有至乐无有哉?有可以活身者无有哉?今奚为奚据?奚避奚处?奚就奚去?奚乐奚恶?夫天下之所尊者,富贵寿善也;所乐者,身安厚味美服好色音声也,所下者,贫贱夭恶也,所苦者,身不得安逸,口不得厚味,形不得美服,目不得好色,耳不得音声。若不得者,则大忧以惧,其为形也亦愚哉……

  隐士们听着陈青牛朗朗的读书声,感到振聋发聩,发人深省。

  他们开始思索,自己所尊崇,看重的富有,高贵、长寿、善名,所爱好,喜欢的,身体的安适,丰盛的食品、漂亮的服饰、绚丽的色彩、动听的乐声、美丽的色相,以及所谓的清净,是正确的吗?

  追求这些东西,打心底感到快乐吗!

  其中,一部分人明白了过来。

  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,但是人的消耗是有限的,《增广贤文》中有良田千顷,不过一日三餐,广厦万千,不过一枕之眠,一个人拥有太多外在的物质财富,有时候还会增加烦恼,真正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,还是一场空。

  陈青牛的朗读声依旧回荡在山谷,发人深省。

  “今俗之

  请收藏:https://m.k22v.com

(温馨提示: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,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)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